贾跃亭回应,大家不服【盖世电竞】

来源:http://www.lfzhongying.com 作者:互联网 人气:120 发布时间:2020-01-10
摘要:屋漏偏逢连夜雨,已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再添“新愁”。5月15日,乐视网公告称,公司于前一日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决支持乐视体育股东前海思拓全部仲裁请求,公司作

屋漏偏逢连夜雨,已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再添“新愁”。5月15日,乐视网公告称,公司于前一日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决支持乐视体育股东前海思拓全部仲裁请求,公司作为被申请人之一,面临被要求与其他乐视体育原股东共同承担前海思拓股权回购款等裁定结果。

盖世电竞 1

盖世电竞 2

截至目前,乐视体育14方股东已对乐视网提起仲裁申请,除这一案件已出具仲裁结果外,其他13方股东仲裁仍在审理过程中,如果乐视网违规担保案件均被判决败诉,根据乐视网内部测算,乐视体育两轮融资资本金84亿余元,若均按照每年12%的单利计算,最大回购责任涉及金额高达110亿元。

新京报讯7月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乐视网申请撤销深圳前海思拓基金投资合伙企业关于乐视体育股权回购的仲裁裁决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5月17日消息,针对日前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乐视网需向乐视体育股东前海思拓支付股权回购款,最大回购责任涉及金额110亿余元。对此,据澎湃新闻报道,贾跃亭回应称,“签约时正在出差,不了解细节,未在协议亲笔签字”。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相关负责人称,“当时该回购协议没有经过乐视网公司流程审批、董事会决议、股东会决议、董事长签字确认、乐视网公告等任何法定程序。当时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并不知晓此事细节,更没有在相关协议上亲笔签字。”

这对于已经债台高筑的乐视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乐视网称,如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案件均被判决败诉,很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承担无法解决的巨大债务。

5月15日晚间,乐视网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决支持乐视体育股东前海思拓全部仲裁请求。乐视网作为被申请人之一,面临被要求与其他乐视体育原股东共同承担前海思拓股权回购款等裁定结果。

5月1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书》,深圳前海思拓基金投资合伙企业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被申请人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及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向申请人支付股权回购款等仲裁请求。

对此,乐视网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凭空而来的一百多亿元的债务,如果最终坐实,公司将毫无回生之力,破产重整、资产重组、债务重组等等都不再存在实施的基础,只有破产清算一条路,公司之前所有努力全部灰飞烟灭。我们一直努力,我们没能成功。我们不服。”

乐视网的公告显示,乐视体育股东之一前海思拓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被申请人(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向前海思拓支付股权回购款等仲裁请求。最终北京仲裁委员会支持前海思拓的仲裁申请,乐视网与另外两位被申请人需承担乐视体育的股权回购款、仲裁费、律师费等费用。

乐视网表示,如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案件均被判决败诉,很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承担无法解决的巨大债务。经公司内部测算,乐视体育两轮融资本金84亿余元,若均按照每年12%的单利计算,最大回购责任涉及金额110亿余元。

案件起源于乐视体育的股份回购。根据乐视网此前公告,乐视体育于2014年3月份成立,2015年4月份引入7方A 轮投资者,投资款共计5.79亿元;2016年4月份,乐视体育再引入40余方B轮投资者,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并签订了股东协议,协议中设置了原股东(暨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回购条款。

裁判文书显示,乐视网在此次申请中提出,公司与各方股东之间未签署有效的仲裁协议,北京仲裁委员会对于前海思拓的仲裁申请无管辖权。乐视网提出,公司对股东协议的签署不知情,该协议从形式和内容上均违背常理,故该协议系属于前海思拓伪造,并指控前海思拓在仲裁程序中隐瞒与案件事实有关的股东会决议、签约过程等一系列重要证据。

5月15日晚间,乐视网相关负责人对乐视体育股权回购案首例判决结果回应称,“这件事情中,贾跃亭是第一责任人,他是乐视网和乐视体育的实际控制人,也是这个违规担保的最大受益者。贾跃亭的个人行为不应该让上市公司承担此次乐视体育案件回购责任”。

原股东承诺,如果乐视体育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原股东将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此外,乐视网还提出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的行为,要求法院撤销北京仲裁委员会的裁决。

随着乐视系资金链断裂,乐视系公司经营全面受到影响,乐视体育上市一事自然搁浅。随后,乐视体育新增股东纷纷对原股东提起仲裁,要求包括乐视网在内的三被申请人支付股权回购款等仲裁请求。

不过乐视网上述主张均没有得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支持。法院认为,乐视网称前海思拓的伪造证据一事,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而且前海思拓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所依据的是《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协议》,该协议规定任何争议均应提交给北京仲裁委员会,依据北仲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因此乐视网的主张并不成立。

天眼查显示,乐视体育目前共47家股东,其中,三家原股东中乐乐互动为第一大股东,持股30.66%;北京鹏翼持股12.93;乐视网持股6.47%。三家均为乐视系公司。

由于回购乐视体育股权的金额巨大,乐视网一直指责贾跃亭才是事件的第一负责人,并喊话贾跃亭来解决问题。根据乐视网的公告披露称,乐视体育14方股东已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除此前海思拓已出具仲裁结果外,其他13方股东仲裁仍在审理过程中。

目前,北京仲裁委员会已经对乐视体育股东之一深圳前海思拓的仲裁申请作出了终局裁决,要求三被申请人共同向申请人支付暂计至2018年11月20日的股权回购款1.32亿元及相应利息。

乐视网表示,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权能否得到保障和妥善解决,直接关系到公司未来生存和发展,影响公司后续能否偿还相关债务。如乐视网最终胜诉,上市公司权益和中小股东利益得到保护,公司免于承担任何赔偿、回购责任,公司或有债务将得到缓解,有利于后续生产、经营恢复;如违规担保案件均被判决败诉,很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承担无法解决的巨大债务。经乐视网内部测算,乐视体育两轮融资本金84亿余元,若均按照每年12%的单利计算,公司最大回购责任涉及金额110亿余元。

不过,对于这一裁决,乐视网提出了异议。在公告中,乐视网表示,公司现任管理层认为上市公司不应承担此次乐视体育案件回购责任,原因在于公司OA系统上无法查询到相关交易的信息审批流程;且公司已取得的相关股东协议和融资协议为复印件,并且未加盖公司公章。

当时,乐视网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对于凭空而来的100多亿债务,如果最终坐实,上市公司将毫无回生之力,破产重整、资产重组、债务重组等等都不再存在实施的基础,只有破产清算一条路,公司之前所有努力全部灰飞烟灭。我们一直努力,我们没能成功。我们不服。”

乐视网认为,在未履行《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上市公司审批、审议、签署程序、上市公司未授权代理人签订合同背景下,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其签订行为应不发生法律效力。

对于乐视网的说法,贾跃亭和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并不认同,后者在5月17日作出回应,称在应对乐视体育一事上,贾跃亭自始至终积极配合上市公司处理该问题,并责成非上市体系的法务及律师用实际行动协同上市公司应对仲裁以及潜在诉讼,相信司法的公正,同时维护好上市公司广大股东及乐体各股东的合法权益。

根据日前乐视网举行的业绩说明会,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内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总规模约120亿元,其中供应商应付欠款约34亿元左右,上市公司面临巨大的到期债务无法偿还之压力。

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方面表示,乐视体育股东协议中设置的原股东(暨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回购条款法律效力严重存疑。“当时该回购协议没有经过乐视网公司流程审批、董事会决议、股东会决议、董事长签字确认、乐视网公告等任何法定程序。更不可思议的是,当时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并不知晓此事细节,更没有在相关协议上亲笔签字。”

乐视网称,一方面不放弃对债务方诉讼并采取保全措施、追回(或转卖)过往投资版权资源以保护公司及中小股东权益,一方面通过涉足尝试创新业务改善公司现金流、与供应商等债务人谈判债务重组减小公司整体债务规模。

除此以外,上市公司仍坚持并加紧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追讨债务偿还,要求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公司今日寸步难行局面负责、采取可实施地弥补措施。公司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方式维护公司及股东利益。

(责任编辑:李伟)

本文由盖世电竞发布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贾跃亭回应,大家不服【盖世电竞】

关键词: 盖世电竞

上一篇:求助音信平台当有硬规范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