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案具体怎么判,东京(盖世电竞TokyoState of Qata

来源:http://www.lfzhongying.com 作者:互联网 人气:182 发布时间:2020-03-02
摘要:中国网科技12月11日讯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消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日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良品计画、上海无印良品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

中国网科技12月11日讯 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消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日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良品计画、上海无印良品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和中国大陆的实体门店发布声明以消除侵权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余元。

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及其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并赔偿经济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一审判决结果,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及其子公司上海无印良品并不认可,再次上诉,但最终北京高院二审驳回申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解絢)

此前,日本良品计画因在24类棉织品、毛巾等品类上使用无印良品商标,被告上法庭。法律业界人士认为,日本无印良品在进入中国之前,没能提前布局注册商标,导致中国的无印良品商标在部分商品类别中被抢注。

然而,面对棉田公司的控告,日本无印良品方辩称其在浴室用脚垫商品上已有注册商标,故对该商品使用“无印良品”字样系合理行为,并不构成商标侵权。

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及其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并赔偿经济损失。

然而众所周知,中日相关企业针对“无印良品”商标之争持续已久,这也并不是双方第一次正面交锋。

无印良品商标案怎么回事?

对此,棉田公司方认为其侵犯了自身对涉案商标的专用权,遂发起状告,请求判令对方立即停止侵犯相关“无印良品”商标权的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80万元。

12月11日消息,北京高院判令良品计画、上海无印良品立即停止侵犯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赔偿其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余元。

南都记者注意到,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目前已发布声明称,将进行整改。在声明中,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称“在布、毛巾、床罩等商品的一部分上,被其他公司抢注了‘无印良品’商标”。

他举例称,这如同拿了证还可继续培养感情,否则,等有感情,但没证,法律难以保护彼此婚姻关系了。他提醒企业“经营时不重视,判决就是提醒”。

南都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时,发现双方有关商标侵权方面的审判文书已有15篇。事实上早在2017年,日本无印良品就将北京无印良品告上法庭,并获得胜诉。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良品计画、上海无印良品立即停止侵犯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简称“北京棉田”)、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定维持一审判决,要求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立刻停止侵权并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和中国大陆的实体门店发布声明消除影响,同时赔偿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2.6万元。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无印良品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良品计画、上海无印良品侵犯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简称北京棉田)、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北京无印良品)注册商标专用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中日“无印良品”企业第一次就商标所属问题正面交锋,在上一次争夺“MUJI”英文字样商标使用权时,北京棉田就被“将了一军”。

被“将一军”的北京无印良品于一审结束后,便发起了二审上诉,然而北京高院最终维持一审原判。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案件焦点在于“MUJI”英文字样的使用。

另外,日本无印良品方表示本司使用的是繁体“無印良品”,而非北京无印良品使用的简体版“无印良品”商标,鉴于首创原则,并无主观侵权意识,故应减轻赔偿金额。

另此次涉案商品不在良品计画拥有的商标指定使用商品范围内,无法成为其抗辩理由。综上,法院判定北京无印良品胜诉,要求日本无印良品消除影响并赔偿40万余元。

原标题:无印良品商标侵权案落幕,北京棉田胜诉!

面对无印良品商标归属问题,网友热议纷纷。单论公司成立时间来看,1980年,日本第一家无印良品公司成立,而成立于2000年07月27日的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较其晚了20年。

虽双方各执一词,但北京高院审理后认为简繁体的“无”字差异过小,故构成相同或近似商标的可能,容易引起公众在使用同类商品时对其来源产生误认。

盖世电竞,针对中日“无印良品”企业在商标争夺上的官司不断,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强调说,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市场的抢先一定要有法治的跟进,也即商品先、法为先,否则,做大的市场、做强的名字也难以有效保护。

声明还补充称,其旗下棉法兰绒被套等24类涉案产品仅使用“MUJI”名称,而其他如男士服装等非24类产品仍保留“无印良品MUJI”名称。

南都记者查阅中国商标网时发现,截至目前与“无印良品”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就有283条,其中棉田公司就申请注册了“无印良品”、“无印工坊NATURAL MILL”、“良品企划C-CREATION”等等,商标类别涵盖第16类、18类、24类、25类、36类等等。其中“无印良品”商标最先于2000年注册成功,当时注册商标类别为24-布料床单。

本案一审起因于当时棉田公司发现,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以及其子公司上海无印良品旗下的抹布、面巾等洗浴商品,均使用“无印良品”、“無印良品”字样进行销售。

本文由盖世电竞发布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此案具体怎么判,东京(盖世电竞TokyoState of Qata

关键词: 盖世电竞

上一篇:老总言论引关心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